回顾2018年股灾经历及经验教训总结

2019-01-0617:22:09 发表评论 493 views

法国学者丹纳说过:“哲学在希腊是在练身场上,在廊庑之下,在枫树间的走道上产生的,哲学家们一边谈话,众人则跟在后面。”往往一次漫不经心的闲思,能迸溅出智慧的火花。此时此刻,闻听着窗外呼啸的北风,感受着降至冰点的温度,回顾过去一年发生的点滴,确实有很多的慨叹。

但如果我想说的仅是“冬天已经到来,春天还会远吗”这样的寻常鸡汤,则未免显得浅薄。显而易见,冬天终将过去,但总有一天仍会重来,假使你没有从中吸取到经验教训,我敢说下一次冬天也许更冷,直至把你冻死。

大家都说2018年是中国沪深股市的“灾年”,打开行情机发现也确实如此:沪指创下2008年世界金融海啸以来的最大年跌幅(-23%),跑输绝大部分资产,光荣地位列倒数第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以前常说2018年在诸多特征上类似2011年,而在2011年大小盘股足足跌了一整年,却没想到自己亲历了更为有过之而无不及的2018年。因为2011年尚有白酒、中药等少数板块全身而退,而在2018年则全军覆没,无一幸免。关于2018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在这里,我想以一个亲历了2018年股灾全过程的“过来人”身份,谈谈我的一些总结和感悟。

1、不要怀疑,股市是灵敏的晴雨表

传统智慧告诉我们,资本市场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但总有人对此嗤之以鼻,以为研究宏观经济对资本市场无用。这些顽固的“书呆子”派不懂变通,也不懂所处的环境,一味地以静态眼光看到公司估值和基本面,却不知道盈利的拐点、周期的拐点已经出现。他们经常说:看!巴菲特说过预测经济是徒劳的!所以我从来不关注宏观经济!……翻开巴菲特的信,他所引用的最多的一些名言,来自宏观经济学之父约翰·凯恩斯,他最关注通货膨胀和国债利率的问题,而他在2008年抄底伯灵顿北方铁路公司更是出于对宏观走势的判断。这些“书呆子”派们,是从哪些二道贩子那里听来的谬误,还当成了宝?

美国股市牛冠全球,对应它长期以来最为强劲的宏观基本面。日本股市至今没有突破1990年代的高点,对应了它的经济所失去的二十年。再看欧洲各国的股市,近十年来德国表现最为良好,其次是英、法,而意大利、俄罗斯的表现则很差,对应了各自的经济情况。而中国呢?依然如此。2007年的珠穆朗玛峰6124点,对应了改革开放后经济的最后一波狂潮,之后则陷入漫长的回档期,股市也至今没有突破当时高点。仅从今年而论,深度熊市的根本原因在于经济的下行,至于贸易战等因素只是加速了下行的程度和市场的担忧,但根本的因素还是来自内生的基本面恶化。

无论从历史的、当前的还是世界的眼光看,你能否定资本市场不是宏观经济的晴雨表吗?有时候,不懂不代表没有,“无调查就无发言权”。我的建议是还是多学一些经济学通识为好,不要以无知、懒惰为光荣。

2、股市反映了人们的预期,无论正确与否

长期来看,股市更多地是经济基本面的函数;但在中短期内,股市更多地是人们对经济基本面的预期的函数!尽管这种预期通常是对的,有时则是错的。股市不仅是晴雨表,更是一架“侦察雷达”,在敌机接近之前就提前发出报警。历史经验表明,股市往往提前宏观经济6-12个月。也就是说,早在经济指标出现衰退迹象之前的6-12个月,股市已经提前以下跌作为反应了。回顾下今年2月初时的情况,是否如此呢?当时大家还沉浸在“新周期”的幻想中,直到两三个月后才知道经济出问题了,但其实股市早知道了!股市通常比你们都聪明!

那么反过来也一样。当你盯着宏观经济数据来推测股市什么时候见底时,你也犯了上述同样性质的错误。等到宏观数据在好转时,股市也许在半年前就提前反转了;正如美国人常说的,“当你听见知更鸟的声音时,春天已经快要过去了”。

3、矫枉常常过正,超额收益来源于预期差

黑格尔说,事物的发展往往经过“正-反-合”三个阶段。在股市中,人们往往过于乐观或悲观;当人们过于乐观时,价格会出现严重的高估(正),而当人们过于悲观时,价格则会出现严重的低估(反)。在A股,矫枉常常过正,这一点格外明显。人们的动物精神,时常将群体不理性放大,在市场顶部时,想尽理由来证明“这次不一样”“基本面会越来越强”“新经济时代了”;而在市场底部,又想尽理由来证明“经济还会更糟糕”“股市可能越跌越贵”“刘易斯拐点到了”等等。其实他们都犯了后此谬误,从涨跌的结果来倒推原因,更进一步强化结果。

聪明的投资者善于利用人性的荒唐,他们基于理性和事实,而不是基于预测和情绪。经验表明,股市的超额收益往往来自于预期差:人们的预期很坏,但事实并没有这么坏。中国作为一个要素资源丰富、内生市场庞大的国家,难道会像日本、拉美、俄罗斯那样崩盘吗?亏损的股民仅仅是因为自己亏了,就认为经济马上就要天崩地裂;其实如果他们从不玩股,根本没有国家行将崩溃的感觉。这可谓是把人性的恐惧、无知和谬误表现到了极点。

4、试图精准预测顶底点位,这也是一种不切实际的贪婪

我们通常在市场上会听到这类声音:“等市场再跌500点我就买入”,或者“此轮反弹的点位是2820”。每当听到这类可笑的言论,我都以为市场是他们坐庄开办的赌场。预测顶底,就是在与概率搏斗,谁都无法做到100%,只能把握住大概率。即使有小概率被你把握到一次两次,那也只是偶然罢了,例如连续5次抛出正面的概率很小,但有时候运气好,还真能抛出来。但,这能够证明什么呢?把运气当成能力,把偶然当成必然,能不可笑?

不要去预测小概率事件,而是与大概率为伍。比较两句话:“a、此轮熊市底部必将是2241点”和“b、目前正处于底部区间”,这两句话哪句更为可信?显然是后者,因为后者基于估值事实,是大概率正确的;而前者基于几根图线,是唯心主义的。按照事实本身来办事,让大概率助你成功。

5、你真有能力圈吗?集中投资只是集中了你的无知!

很多巴粉要骂娘,因为“能力圈”“集中投资”正是巴菲特所提出的“真理”。我不否认这两点有合理成分,但任何理论都有局限性和适用性,也许对巴菲特和美国适用,而对你和中国就未必适用,否则何以巴粉亏损的多,赚钱的少?

在中国,政府干预经济的力度远远超过欧美,也就导致了“政策黑天鹅”频出。2018年有多少人死在了医药股身上?当林园喊出“医药股十年一百倍”时,有多少人能料到一场行业大危机正在逼近?这些惨死的投资者,有的是医药从业人员,有的是医药研究员和专做医药的公募私募,有的是高校研究人员,他们的“能力圈”算不算扎实?还有很多声称“只买医药股”的人,则纷纷陷入爆仓的境地,难道集中投资不是集中了他们的自大和无知吗?

人最怕路径依赖,连着几次在某些事情上尝到甜头了,就以为自己“发现”了什么规律,其实也只是一段时间的好运罢了。事实证明,适度的分散和跨行业的研究与配置,在A股是抵御各类黑天鹅的有效法宝。

当然,还有很多碎片的思考可待整理。但,尽管忘记历史是背叛,如果沉浸在过往无法自拔也没必要,人总得往前看。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最后只剩下一句话:希望2019年“猪市顺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