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股票中蕴含的哲学问题的思考

2019-01-3009:54:12 发表评论 228 views

因果关系的十大逻辑障碍:①因果关系的隐藏性②原因的发现滞后性③“肯定后件”谬误,即“以果证因”④互为因果⑤非线性⑥不对称性⑦复杂性⑧逻辑谬误⑨心理偏差⑩统计错误

我挨着解释。第一个,隐藏性,这个意思是很多在逻辑上有因果关系的事件,它们的逻辑关系我们是无法判断的。比如说一只蝴蝶翅膀的煽动引起大西洋彼岸的飓风,但是是哪只蝴蝶?是蝴蝶还是麻雀?这就不得而知了。

另外,逻辑关系是分层的,传导的,这会形成逻辑关系的弱化或者强化,以及因果关系的复杂性。在现实世界中,一个结果可能对应多个原因,一个事件可能产生多个结果,结果和结果之间,原因和原因之间彼此可能独立,也可能互相影响,而每个层级因素之间的权重不同,因素本身的变化对结果的函数是非线性的。

我从此得到一个结论:逻辑推理的过程弱化。

事件甲对结果A的发生有70%推动,事件乙对结果B的发生有50%推动,结果A对结果B的发生有70%的推动,我们在感性上认为事件甲顺理成章是结果B的主导因素,事实上只有0.7*0.7=0.49,低于事件乙对结果B的影响。在多因果模型中,这种逻辑推理传递的弱化效应更明显,人的感性误差更大,叠加非线性反应,最后形成一个结果:正确的逻辑推理得不到对应的实践结果。

我们尤其注意的是多层因果关系中还可能存在强化现象。

第二个,滞后性。传统文化我们认为一个人长胖是因为摄入的脂肪太多,后来又认为是吃的糖类太多,最后又认为是胰岛素形成的错误信号,现在最新的研究又开始探索基因对肥胖的影响。

我们看出很多事情发生了,但是它的原因很多年后才可以被认知,当然其后很多年可能又发现新的原因。

第三个,以果证因。如果所有因癌症早逝的人得的都是恶性肿瘤,并不意味着所有恶性肿瘤都能导致人死亡。

第四个,互为因果。典型的案例是“鸡生蛋,蛋生鸡”,股票市场一个现象“反身性”,是因为投资人的看空而出售引起股价下跌还是股价下跌而引起投资人的抛售?

第五个,非线性。我这里讨论的是“量产引起质变”,比如吸烟和肺癌的关系,一个人偶尔抽烟可能在抽烟和癌症之间没有明显的因果关系,但是一个人每天都抽两包烟呢,我们基本上可以判断它会得肺癌。

第六个,不对称性。假如甲乙两个因素同时存在导致了事件的发生,甲乙的份额分别是99%和1%,我们经常会误以为甲是导致事件发生的原因,事实上很多事情乙对事件发生的推动作用可能有99%。

第七个,复杂性。假如我躺在乌拉巴托的草原上仰头欣赏天空变幻无测的云朵,我一定能发现一朵云和大盘的K线图高度一致,所以我能从天空的云朵形状推测明天的大盘走势吗?

无穷无尽的信息流,只要你想找,你可以找到任何你想要的“原因”

第八个,逻辑谬误。一些常见的,逻辑谬误常常发生,甚至是你看完这篇文章三分钟你就会再犯。比如缺乏证据证明某事存在,不等于有证据证明某事不存在。因为前者包括两个情况,一个是某事存在,但我没证据,一个是某事真的不存在。我们又可以推导出,过去没有危害不等于未来没有危害,因为危害(风险)总是在未来而不是过去。同样的道理,缺乏证据证明某个股票有风险,不等于你可以说自己有证据证明某个股票没有风险。

我曾经这样判断保险行业“可以确定保险行业的非卖品属性,不过从戴维斯的投资经历看,保险公司个体也是有巨大的风险,这种风险是隐藏的,平时看不出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了”

有朋友评论“讨论风险,一定要非常明确风险的定义,以及可能在哪里?风险的定义,比如波动性算不算风险。风险可能在哪里,讨论的是灰犀牛还是黑天鹅。也就是说,我们讨论的是各种概率。在不确定的世界里描述寻找确定性,趋利避害。这样,讨论风险就有价值。否则就会成为不可知论”

我当时懵逼了,无话可说,一天后才反应过来,我没证据证明某个特定的股票有风险,不等于说某个股票没风险,你也没证明证明它没风险,这还不考虑你证据的有效性。

世界不是不可知的,也不是可知的,而是部分可知。所以否定法和求证法同时存在,探求真理。所以我认为做股票,不仅仅需要强大的逻辑推理,也需要一定的风险控制即概率论和决策管理。

第九个,心理偏差。当我们全身关注给篮球场运动员的投篮次数计数,我们会看不见走到中央的大猩猩。我们的注意力是选择性的,我们的大脑偏好走捷径,同时又是运算能力有限,无法处理复杂的情况,我们习惯了简化,用特征代表全部,用局部表示整体,这与生俱来的本能使得我们经常对因果关系的考察偏离事实。

第十个,统计错误。我们是根据信息进行逻辑推理的,遗憾的是信息本身是有生命的任人打扮而自己又不老实的小丑,一方面它会故弄玄虚,一方面又会在采集和处理过程中失真。有一句俗语“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我们不能从一直看到的现象“贼吃肉”判断出“贼”是有远大前途的职业。

综合思考:我们研究一个事物的时候很容易做到综合考虑,努力还原其客观原貌,但是在做决策的时候往往是因为某个点,就是一拍大腿“好,就这么定了”,此时此刻我们这样做不是因为这个点反应了客观事实,而是我们据此判断,这样做有机因素多,获胜概率大。人造系统综合考虑往往失败就是因为没有在决策的时候抓住主要点,拍大腿也是,当抓住主要矛盾,而客观环境有利于事情发展,就会胜多败少。不管是出自本能,还是理性,我们决策都是依据信息做出的期望值管理,这样的决策经常与常识相左,而根据概率决策又会经常陷入“黑天鹅陷阱”.

哲学,概率论,决策,事实,否定法,财务,经济,管理,心理,行为,股票投资是个大杂烩,也是有趣的舞台,如果你想取得长期超越市场的收益,你想过一种有趣的生活,就不得不面对这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