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应该如何熬过股市的至暗时刻

2019-01-3100:55:24 发表评论 97 views

再看一遍至暗时刻,第一次看是在飞机上,今天再好好看一遍,加里奥德曼的表演堪称神作。我们可以站在丘吉尔的角度想象一下他上台时的处境,大英帝国面临几百年从未有过的危难时刻,根据当时的形势,理性的选择是退让性的妥协,承认希特勒的胜利,保住大英帝国最后的体面和生存,而孤注一掷,孤军奋战,则会大概率的失败,丘吉尔选择了不妥协,并且把希望带给了英国人民,然而从理性变量来分析,丘吉尔当时唯一的依据是英吉利海峡和英国海军的优势,剩下只有盲目乐观和精神胜利法甚至对民众隐瞒真相,即便是这个理性的正面变量也是动态的,德国有空中优势,而且还俘虏了法国海军。

后视镜看丘吉尔的选择是显而易见的正确的,就像后视镜看股价一样,但是在那种形势之下,“理性”的人不会这么看,客观环境的悲观,绝望是理性的现实,而这个现实也会使得人们忽视积极的潜在的变量,比方说美国可能的参战,比方说英国空军的本土作战优势,比方说英国海军的实力和攻击力,以及希特勒的战略失误。

炒股何尝不是如此,人们会在熊市中很容易侧重于悲观变量,而忽视更多的积极的实质性的变量,而熊市的悲观更大程度是建立在情绪之上,所谓的悲观的理性依据要远比至暗时刻的大英帝国来的弱。

拿人类命运的历史转折点比较炒股似乎不恰当,但是在这A股的“至暗时刻”,我觉得本质逻辑其实是一回事,只是炒股如果我们错了,不过失去些钱财,我们依然不会被奴役,而对丘吉尔来说,如果他错了,那将是英国人民深重灾难的开始。

所以这个时候实在是没啥需要悲观的,当然对我来说更值得乐观,2019年一月底,2600点不到,随着白马蓝筹的反弹和十二月抄底成功,自己的总浮盈回到了2017年年底,对我来说,哪怕这波反弹结束,又开始寻底,至少我又赢得了一个多月积累子弹的时间,离2019分红再投入的时间又近了些。当然选好公司这是一切胜利的基础,丰收是不可能建立在盐碱地上的。

希望所有股民能在这业绩暴雷的春节前夕能淡定乐观的渡过这至暗时刻,其实说至暗真的是矫情,不过是投机倒把而已,输得起是起码的,也是应该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