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述股市投资中的底层逻辑

2019-04-1323:20:23 发表评论 36 views

其实对于股票投资的底层逻辑,说起来就很简单,就是一个公式就可以解决:

股价=盈利(每股收益)X估值(市盈率),即是P=EPS*PE。

EPS即是估值,由市场决定,情绪主导;PE即是每股盈率,由公司决定,价值主导;进而就可以得出影响股价的因素分为两个:情绪与价值。这就是市场上流行的两个流派:价值投资与投机。

要想最终获得收益,最终的体现就是以下几种情况:

PE不变EPS变大;PE变大EPS不变;PE变大EPS变大;PE变小EPS变更大;PE变更大EPS变小。

对于价值投机的人

在国外呢,特别是大家听得最多的是美国,在这样一个成熟的市场,市场的管理者、投资者与上市公司都属于较为理性的群体。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对于股票的估值,即是PE的变化不会很大,想利用情绪的因素获得超额收益是很难的。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PE的波动范围会很小。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没有办法依靠PE来获得超额收益,想要获得最终的收益只能是通过EPS来获得,即是分析公司的基本面来获得收益的增长。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美国市场中价值投资的人数众多的原因了。

但是在中国呢,不管是市场管理者、投资者亦或是上市公司都属于不够成熟,甚至有恶意造假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之下,就会放大市场的情绪,即是PE的波动范围会非常的大,很多股票的PE可以因为一个消息,从40倍PE上升到400PE,比如2019年的第一只十倍股东方通信,从起跳的时候的41PE,上涨最高点附近的PE竟然高达404PE,你可以发现东方通信的股价上涨幅度完完全全就是PE上涨了10倍来获得的,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EPS对于东方通信一点都作用都没有发生。

可见这样的市场无法对股票有一个合理的估值,也就无法体现出公司的价值。也就是说在与中国这样暂时还不成熟的股票市场里面,纯粹的价值投资者是被经常拿出来嘲笑的。

因此,这样的大范围PE波动也给了投机者一个很好的操作空间,来完成所谓的低买高卖,高抛低吸,波段操作。索罗斯曾说过一句名言:“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这种情绪主导为主的市场,可以很好的利用市场的情绪,前提是你的PE足够低。

对于价值投资的人

对于价值投资的人来说,他们关注的点更多的是在公司身上,即是EPS,他们获取的收益更多的来自于EPS的增长。因此,对于PE的态度即是,尽可能的采取保守的估值方式,会参考该股以及该行业PE的中枢范围,一旦块接近PE的中枢上限,就会减仓甚至是全部卖出。然后再去观察另外的公司或者等待该公司下一次机会降临的时候再出手。

同时在做价值投资的时候,往往是市场上大家都能所熟知的明星公司,这样的公司的PE波动范围一般是不大的,上下限之间的距离一般不会超过30个点,特别是对于成熟型的公司来说。比如贵州茅台的中枢就是维持在[15,40]之间。除了在2007年的牛市疯狂期的时候,PE超过了40,达到了100PE,以及在白酒塑化剂事件的时候,下跌到了10PE之外,其余年份的时候,PE都没有超过上述的区间范围。友情提示的是,现在贵州茅台的PE再次来到了32PE,接近了长年PE的上限位置了。

从贵州茅台的例子中,我们还看出一个很好的问题,那就是即便是做价值投资,也需要或者说也可以很好的利用PE的高波动为自己构建一个更好的护城河,为什么说是更好呢?因为本身而言,公司是稳定的业绩增长,这就保证了你的公司具有一定的成长性,其次加上低估值的话,就构建了一个双重护城河,这也就是将来产生戴维斯双击的地方。

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是不是只要公司是一个好公司就不用太过于在乎PE了呢?其实也不是这样,同样是贵州茅台,如果在茅台高达100PE的时候全仓买入,那就是一件很蛋疼的事,虽然后续茅台的业绩是在持续增长,但是增长的幅度赶不上估值,这个时候,只能用股价的下跌来完成泡沫的消去,这样就会被深套好多年,比如茅台就是用了接近3年的时间才重新超越2007的高点,试想有多少人又可以忍受三年呢?

实现翻倍的最终逻辑

假如说,寻找一个能够稳定盈利增长的企业是一个技术活,那么寻找一个能够未来估值提升的公司,就是一个艺术活。

其实估值,就是一个永恒的波动。

目前中国A股的估值(按照等权重市盈率算)波动的核心区域就是[35,60]。当然有时候也会超出这个界限,比如会下跌到20等权PE,也有时候会高于60等权PE,达到80等权PE,甚至是100等权PE。这都要看人性有多愚蠢就有多低的估值。人性有多疯狂就有多高的估值。但总的多数,在35-60等权PE的核心区域中上下波动。

在估值中,最难的部分是不知道估值会怎么走。

比如同样是30倍的茅台,有的人看到的是成长性,认为合理,因为靠明年的业绩就可以化解掉。但是也有的人看到的是高估,这个位置风险大于机会。这就是PE最让人琢磨不透的地方。

但是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思路这么想,对于公司未来五年的发展我们看不到,但是我相信一年的情况,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是可以预见的,特别是行业龙头的公司或者是本身护城河比较深的公司,那么对于这样的公司,我们只要它的估值进入到PE的下限附近是不是就可以考虑建仓了,如果有超预期的因素在里面,继续下跌那么就继续买入。一年后,我们再继续看该公司的基本面是不是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如果没有的话,这个时候就继续看估值是不是发生了严重的高估,如果也没有就继续持有。

从更大的局面来看,从大盘走势来看,大盘已经从2015年的5178点,连跌三年,最低探到了2440点,三年跌去超50%。月有阴晴圆缺,天道循环,当市场悲观的气氛过后,现在的低,自然会迎来将来的高。从悲观到乐观,再从乐观到悲观,这是人性永恒的波动。所以,牛市与熊市,如同夏天与冬天,必然的到来,根本无须担忧。

所以我很乐观,未来三年,大盘估值,会有70%以上的提升,从35等权PE到60等权PE。甚至可能是100%的提升,从35等权PE到70等权PE。一切皆是人性的贪婪推动的使然,这也是社会运行的规律。

最终,我对未来三年收益的推演:

投资的公司盈利未来三年获得15%的增长,三年即52%。

未来三年估值从35等权PE到60等权PE,即70%。

即我对未来三年保守的收益率为1.52X1.7-100%=158%。

最后悄悄说下,现在的等权PE已经来到了51。

本文由股票学习网(www.gupjy.com)整理发布,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