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投资的三重境界

2019-09-0316:53:31 发表评论 95 views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炒股十年,fooolish在自己的投资备忘录中专门建立了名为《进阶》文件,以此记录对自己投资理念升华有重大影响的事件,每半年整理一次。

经过一次次“磨难”的洗礼,f深感投资也像王国维说的那样有三重境界,f遇到的每一个可以在股市中取得稳定回报的投资者都是由第一个境界开始,一步步进阶。

在最近一次关于投资的讨论中恰暗含了股票投资的三重境界的要义,遂将其整理出来以飨读者,凡是有志于在价值投资上小有所成的朋友,可对照本文找到自己所在的层次和自己努力的方向。

第一境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市场能不能预测

初入股市对市场一无所知,只沿着最简单粗暴的逻辑行事,常见的情况是四处打探消息,上市公司讲故事画一大饼,买单者甚众。f曾亲历过某啤酒公司联合某重点医科大学研究治愈乙肝药物,股价在几年的时间里暴涨暴跌的荒唐事,最后这啤酒股以创造A股连续跌停记录收场。

另一种常见的就是研究K线、均线、量价等,为它们赋予一定的意义,并以此为基础预测股票未来一天或一周的涨跌,在常见的股票软件中甚至可以找到以分钟、小时为单位的K线图。

对股市稍作研究便可以避免第一种情况,但是f见到很多投资者几年、几十年耗费在预测股价短期涨跌上,微博上用“筹码理论”、“波浪理论”等炒股的大V粉丝高达百万,f看到他们每天分析市场情绪、量价关系、筹码分布、K线规律、金叉死叉等来预测大盘走势,忙的不亦乐乎,吸引了大批观众,还有什么比预测明天的涨跌更吸引人的呢?

相信市场不能预测,此第一境也。大多数散户被挡在了第一境外,下面开始我们的讨论。

A我认为预测股票短期的涨跌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霍华德马克斯(橡树资本管理公司创始人)在自己的《投资最重要的事》中用大量统计数据分析过预测股票短期涨跌这件事。我总结为三句话:首先,除了取胜的那一次外,胜利者通常预测的都不准确。其次,胜利者的错误预测中有一半比共识预测错的还要离谱。最后,一次准确并不重要,重要的长期都能准确。

还有一句最重要的——不预测你就将永远体会不到千分之一预测成真以及被《华尔街日报》刊登照片的乐趣。

B没有逻辑的预测是瞎扯,那些经验丰富、信息渠道多、研究能力强的投资者,应当有能力去预测市场未来的走势,并取得收益。

A我认为有逻辑的预测也是瞎扯。国外的有马克思的统计数据证明,在国内我曾关注各类巨V,发现他们预测短期走势的准确率太低,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当然,只要一直蒙涨或者蒙跌总会蒙对的。比如李大霄一直看涨,今年不对,明年也会对,长期来看股市是会随GDP上涨而上涨的。

预测个股已经非常难了,沪深两市3500多只股票,预测市场难度指数级上升,预测牛熊更是基本靠蒙。老巴(笔者注巴菲特,下同)也说炒股60年没有发现谁靠预测市场赚了大钱。

B赞同,但是不代表老巴看不到市场。

A老巴知道自己所在的周期——整体是贵是便宜,但是他不会去预测下一步的牛市或熊市。以A股为例,现在3100点处在不高不低的位置,老巴不会预测这是反弹还是反转。

说到老巴,作为世界最顶尖的投资者他的复合年化收益率20%,假设真的有可以预测短期市场走势的投资者,如果每天可以通过预测赚0.1%的收益,一年就能赚1.4倍,假如像老巴一样炒股60年,他可以获得5.8亿倍的收益,整个世界的钱都是他的了。

B我还是认为自上而下、自下而上两者都没有错,但是过于极端的追求其中一种就会出现认知偏见。预测市场不等于预测3500多只股票,每个股票的权重不一样嘛,从sellside的多数框架看,只要讲明白大致板块就可以了。

A逻辑上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投资两者都没有错,但是前者难度是后者不知道多少倍,不确定性因素越多越难,投资不是智商测试,赚钱就好,选简单的去做;

预测市场的人毫无例外的被打脸了,比如说预测新周期的任某,刘某学生,有国务院政策研究和券商研投背景,5000万年薪,不是说他不够强,只不过预测宏观经济这事情真的太难。

即使真有人能长期正确比如桥水的达里奥,我也不认为我可以。可以看一下达里奥的《原则》这本书,他在桥水构建了一个多么反人性的变态体制,在中国不可能出现这样一个机构,在全世界也绝无仅有。即便如此桥水的业绩也只是略高于市场平均水平而已。

如果你说预测行业指数走势,我觉有可能,比如医保局成立后带量采购政策对医药板块的不利影响,一定程度可以提前预知的,但这属于基本面研究范畴,价值投资卖出的两个条件之一(笔者注释:基本面严重恶化或价格严重高估),不属于预测市场走势的行为。

第二境为伊消得人憔悴——什么是真正的亏损

处于这个阶段投资者已经不满足听听消息,看看k线图,经过刻苦的学习、经受不断的挫折,他们认识到“买股票就是买公司”价格围绕价值波动,goodbye垃圾股,只买业绩好且稳定的蓝筹股。

但是由于缺乏分析研究能力,他们无法确定公司的价值。即使抄某些大v的笔记,当面对大幅度浮亏的时候,他们会怀疑大v的判断是否准确或者存在某些未知的因素影响,他们最终要么割肉离场、要么走回老路通过短线高抛低吸降低成本,结果又做成了低吸高抛。

当面对大幅度盈利的时候,他们又会觉得这么好的公司自己只买了几千块钱,股票涨了20%,追加1万,股票涨了50%追加10万,结果是成本高企,一旦遇到回调就难免追涨杀跌了。

浮亏不是真亏,真正的风险是你看错了公司,估错了值,除此之外所有的浮亏都是买入的好时机,此第二境也。迈进第二境就能超过了70%的参与者,做到不赔钱,下面开始我们的讨论。

B我选股票一定会考虑到市场这个beta因素的干扰,去年熊市就是很好案例,即使再有信心,洪水来袭的时候也会湿身。(笔者注:资产定价模型假设所有投资者都很聪明,信息对所有人完全透明,市场每一秒的定价都反映的股票的真实价值,所以波动成为了风险的代名词,进而将其用方差数学化,以beta表示。

A老巴说资产定价模型(CAPM)是一坨SHIT!

B哈哈,那他咋老强调自由现金流折现(DCF)呢?

A先解释一下理论的问题,自由现金流折现是一种计算方法,老巴用他是因为很多企业的利润是假的,比如应收账款产生的利润没有现金流入,为了排除这种假利润干扰,老巴更关注自由现金流。

即使资产定价模型获得了诺贝尔奖,但其前提假设显然是有问题的,你无法解释8%股息率的农业银行,100块钱的贵州茅台无人问津,2015年股灾融资盘强制平仓是另一个例子,爆仓之后你只能卖,不管基本面如何,而如今众多白马股已经创了新高,显然市场是时而有效时而无效的。

波动不是风险,波动多是非理性的,浮亏不是真亏,真亏是你看错了公司,估错了值,既然进入股市就要学着平静的面对被套、被套牢、被套成股东……很违背人性,但确实如此。

你说洪水来袭,我高兴死了,譬如投资指数,熊市就是送钱的,被套继续加仓,3000点以下,跌的越深,将来利润越高。市场是有周期性的,人们有时过分悲观,有时过分乐观,当机会出现一定要抓住,不要怕浮亏十几个点。更别想着先卖掉等跌更多再买回来,那么你又跟普通散户没什么区别了,市场短期涨跌无法预测,眼光放到未来3至5年,就能不惧波动。

畏惧波动是追涨杀跌的根源,追涨杀跌是这个阶段亏钱的根源。举个例子1992年-2012年20的年间,投资上证综指这一回报率几乎是主流指数中最低的指数,年化回报也能达到9.41%这意味着即使你在1992年买了上证综指这个最不给力的指数,然后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看,呆坐着等到20年后,不幸又遇到了A股史上最大的熊市,依然可以取得6倍多的收益,在股市中取得一个正向的回报简单到难以置信。

长期来看就收益来讲股市>债券>黄金>现金,市盈率的倒数是股市的的回报率(不考虑成长)、企业发行债券是因为能赚更多,债权显然跑不赢股权,黄金金融脱媒后仅能跑赢通胀,而现代信用货币下现金贬值速度让人难以致信。但是呢,就波动来讲同样股市>债券>黄金>现金,你能承受的住这股市上上下下坐过山车的感觉么?

有一个长远的眼光,浮亏不是亏,投资股市一定是最佳的选择。

第三境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保持理性,战胜人性

如果你具备了研究公司能力,不再过分关短期的涨跌,了解了市场的周期性,不再过分纠结于浮亏,你已经由合格的投资者向卓越的投资者迈进,踏入了第三个境界征途。

这个阶段阅读的作用已经不大,必须用丰富的实践将技术问题内化于心,最好是亲自经历过一个或两个完整的牛熊周期,蓦然回首,你会发现投资原来如此简单就是相信常识,保持理性,战胜人性,此之第三境也,下面开始我们的讨论。

B大部分都是赞同的,真正的风险是基本面因素,不是K线因素。但是波动会对人性产生困扰,所以要看每个人的境界,我很畏惧波动,那么我就很追求低估值,预期低估值能够缩小波动,从而减少对我心理的干扰。所以我现在看股票都是先看会再跌多少,能不能接受,跌的因素是啥。然后再想怎么涨。

A追求低估值中国也许可以,因为熊长牛短,但是在更有效的市场,比如美股连涨十年,要错失多少机会,随着资本市场的开放,中国的市场也会越来越有效。

我不知道你说的低估值是不是相对估值,也就是pe\pb,买个股看pe\pb是比什么都不看要好,但很多时候低估值意味着里面藏着你没看到的很多风险,基本面更重要。如民生银行,他的关注类贷款里藏着太多不良的垃圾,所以估值底一再刷新。

B赞同,我不只看pe/pb,还要结合行业的属性还有欧美市场的逻辑,有时候ps、ev/ebitda、peg、dcf都要用,基本面最终肯定是回归到公司的商业模式和持续性,这点多数人太难做到了,而我能做的,就是结合市场的游戏规则,去克服这个不足。只要一只股票没有跌的因素干扰,我是可以牺牲时间因素去换取空间的。

A嗯,前面你说我现在看股票都是先看会再跌多少,能不能接受,跌的因素是什么。我不认为有人能看出来再跌多少。

B最悲观预期。

A万一跌不到呢?

B不冲突啊,如果最悲观就是-20%,我可以接受的话,那我就用仓位慢慢去克服。一只股票的走势按照多数机构的逻辑,不外乎是Beta+Alpha,其中Beta不就包含市场因素吗?如果市场已经不能再悲观,或者说整体的风险偏好已经回升,那我有信心去陪他成长。

A最悲观的情形是怎么算出来的?

B就是算beta呀,还有参照公司过往在熊市的最低估值、板块内的参照物。

Abeta代表过去,历史最低估值可遇不可求,板块内每个公司质地也完全不同,这些参照系都难说准确,这样也许可以降低波动,更有可能错失机会。

真正搞明白一家公司是非常难的,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观察研究,出现赚一倍的机会却因为畏惧跌更多买的不够多,这是大错,错失机遇。真正看明白企业后,能赚一倍就大仓位买,再跌20%也不怕,因为这是非理性,不是企业不行。

给企业一个合理的估值,当出现一个足够的安全边际,就买买买,这是我的方法。如果一家公司值一亿元,市值五千万买会赚一倍,过分的考虑历史估值等因素,非要等到最悲观的预期,机会来了也未必敢买,因为你怕跌的更多,最悲观后会有更悲观,波动不是风险,未来无法预知,这一点认识到不易,真正做到更难。

当所有人都看好一只股票的时候,它的价格通常已经不低了,能取得超额收益的机会都是大部分人普遍不看好或者存在巨大争议的时候,在大家不敢出手的时候出手,才能成就卓越的投资。

B估值是很相对的。必须考虑市场是熊市还是牛市,这个道理犹如行业中的企业,即使企业再厉害,绝大部分也难以逃离行业属性的限制,我不会去预期这间企业是否就是那万分之一,所以我必须去做这个情景假设,因为我现在的心理素质还有能力都不够。

A熊市里也是有股票赚钱的,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标普500下跌39%,纳斯达克下跌41%,标普创了1937年来最大跌幅,即便如此生物制药公司EB,涨了461%,石油和天然气公司ME涨了211%,短期走势无法预测,基本面才是根本。

买一些简单的公司,又有很好的护城河,难度小一些,比如双汇杀猪卖肉,可以长期持有,5年10年,就不用纠结于你说的因素了。

B我觉得老巴是已经到大智如愚的境界了,熊市的时候他比谁都敏锐。

A他看到熊市来了,股票便宜了,就买买买。但他承认预测不了熊市什么时候来,没有好的价格,他也只能拿现金等着,等不来他也很痛苦焦虑,看着股票天天涨却拿着一定会贬值的现金,这也是很违背人性的,天天看着别人赚钱自己却坚持不买。

B如果作为基金经理,资产配置远比资产选择重要太多,即使多么看好,仓位都会有上限。但我赞同你思路,所以我自己都很喜欢细分领域的龙头。

A基金经理用别人钱投资又是两码事了,要控制波动的前提下取得绝对收益——难,这是他们很难跑赢指数的重要原因。

A芒格接受采访时说伯克希尔接班人问题,说最重要的是理解人性。当时我认为估值是最重要的,芒格肯定是老糊涂了,吃了很对亏才明白是自己年轻糊涂。

投资的基本框架你已经掌握了在很多地方都远远超过我,剩下的就是心理的问题了。

B嘻嘻多数人都是从理解公司(基本面)开始,然后是理解市场,最后是理解自己和人性。理解市场跟理解人性没有先后,看每个人的节奏和进化。

A我认为这是要一步步的来,先市场、再公司、最后是自己,必须先找对了路子再努力。那些至今仍沉迷于k线研究的投资者,他们被人消费着,注定没有机会更进一步了。

在找对路子后,长期投资不关注短期波动是挑战人性,面对浮亏微微一笑挑战人性,熊市里逆势加仓是挑战人性,牛市里不加仓甚至减仓也是挑战人性,你会发现最后一切都归结于人性。

听起来非常简单做起来非常难,至少亲身经历一个完整的周期,才能成长为一名卓越的价值投资者,取得超过市场平均水平的收益率。

股票家园
  • 特别声明:本文由 股票学习网 整理发布,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炒股需谨慎!
  • 文章链接:http://www.gupjy.com/6155.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