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股神的绝密生死局

2020-10-2114:17:39 发表评论 155 views

一家规模不大亦不甚知名的券商,因为上演"蛇吞象"的戏码再次获得了市场的关注。

一周前的12日晚上,国联证券、国金证券双双公告:中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所谓重大资产重组是指,国联证券拟通过受让股权、换股的方式吸收合并国金证券。

颇具戏剧性的是,国联证券、国金证券从计划重组到宣告中止前后不到20天,至于终止原因,市场多方猜测或因涉嫌内幕交易。

在两家券商正式公告重组的前一天,也就是9月19日,相关并购消息已在多个社交媒体上流传,而停牌前一交易日两家公司的股票双双涨停,直到9月25日,证监会要求两家券商自查、提交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并启动核查。

好事成双,但祸也不单行。就在国联证券、国金证券宣告重组中止的第二天,另一个涉嫌内幕交易的罚单又挑起了人们吃瓜的神经:时任湖南潇湘资本集团股份有限公董事长刘虹内幕交易原熊猫烟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案件已调查、审理终结,证监会决定没收刘虹违法所得82.84万元,并处以248.52万元罚款。

有意思的是,国金证券背后的“涌金系”,与刘虹曾执掌的“成功系”,此前多年的时间里,一直被视为“湘军资本”的两股重要势力,在资本市场叱咤风云、名噪一时。

更鲜为人知的是,刘虹与“涌金系”前掌门人魏东渊源颇深,后者还是前者的伯乐和引路人。

在“湘军资本”笑傲江湖的草莽时代,他们时而珠联合璧共同进退,时而分道扬镳独来独往。

相爱相杀的路上,最终因为各自性格和遭际的不同,二人的命运也走向了截然不同的终点,他们背后的金钱帝国也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

1967年,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席卷全国。

这一年,一个叫魏东的湖南人出生了,他父亲当时在财政部从事会计制度设计工作,早年留学苏联在莫斯科财政学院攻读会计专业。

尽管时运动荡,但出生于书香门第的魏东却是幸运的。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他于1986年考入了中国财政学院(后来的中央财经大学)经济管理系本科。

在他刚刚踏入校园的时候,跟他同年出生的湖南永顺人刘虹,因为早一年进入中国财政学院而成为他的师哥。

与魏东相比,刘虹显然是张白纸,一穷二白。正是在这里,他积累了他日后商海生涯最为关键的人脉资源。

四年后,刘虹毕业的时候,靠着在大学读书期间认识的一位“副县长”的推荐得以回到老家永顺,在县财贸办谋得一份差事。

而含着金钥匙出身的魏东,1990年毕业时顺利进入了财政部旗下的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并很快升任证券部主管。

此时的二人,一个在北京冉冉兴起,一个在湖南养家糊口,差距可见一斑。

但很快,这对师兄弟将会在北京重逢。

1994年,魏东硕士毕业后,在京成立了北京涌金财经顾问公司,从事财经咨询、财务顾问,主要承接企业的股份制造和上市设计等业务。

据说,魏东到工商局给公司取名时,用的是金涌,取金融的谐音。但工商局核名时发现有重名,魏东只好把两个字反过来,改成了涌金。

这一年,魏东27岁。他的父亲,不仅已晋升为中央财经大学的教授,并已开始担任有中央财大背景的中惠会计师事务所的董事长和主任会计师。

既是湖南老乡,又是大学同窗,刘虹与魏东的关系非同一般。1994年魏东创业的时候想到了刘虹,力邀后者北上加入北京涌金,担任副总裁一职,主管财务。

那时候的证券行业,刚刚起步,大多数企业主和市民对于资本市场乃至股票都缺乏了解。

为了推广业务,刘虹不仅要负责财务还得跟着同事们一起扫街宣传推广拉业务。

1995年是魏东和刘虹崛起的起点。

这一年,魏东创建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期货业务。

这一年的2月份,上海证券交易所发生了震惊中外的“327国债事件”。

由于市场对财政部是否对“327”国债进行保值补贴有分歧,从形成了以万国证券为首的空方和以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为首的多方。

2月23日,财政部最终决定对“327”国债进行贴息,空方万国证券身败名裂,多方中经开大获全胜。

这家与财政部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公司在“327国债事件”中占尽先机,而作为从中经开走出来的主管,魏东和刘虹的涌金系也因为跟多而大赚。

赚到第一桶金的刘虹,胆子由此变大,他挪用魏东的资金去炒股被发现而不得不离开涌金公司。

327国债事件之后,魏东的涌金系快速地在资本市场上攻城略地,不仅全面参与转配股、法人股受让、新股配售等一级市场、一级半市场业务。

值得关注的是,90年代,在法人股还处在能不能转让的讨论与试探时,“涌金系”就已大胆介入。这一方面为其积累了股权投资经验,也为日后的发展壮大积累了资本。

1999年12月底,魏东以每股4.5元的价格协议受让兴业证券所持有的闽福发转配股股权600万股,成为闽福发的第二大股东。第二年3月,证监会发文允许转配股逐步流通后,魏东持有的闽福发转配股卖出套现1.05亿元。

以类似的手段和节奏,魏东控制的上海涌金实业从1996年起受让的银河动力、中宝股份、天华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的法人股,都在随后数年之中,带来了过亿的收入。

但在2003年以后,随着股改预期日渐明朗,法人股成本大大提高,获利水平相应降低。可见魏东对股市政策和市场机会的拿捏相当熟练。

而这也充分说明,无论是草莽时代还是今天日臻成熟的市场之中,占领先机领跑时代的英雄故事,总属于嗅觉灵敏且胆识超群之辈。饿死胆小、撑死胆大,是血雨腥风的江湖中永恒不变的生存法则。

魏东财富暴增的第三招是战略配售。2000年前后,涌金系先后参与了多家上市公司的IPO,包括三九医药、首旅股份、诚志股份、丝绸股份、波导股份、1股茉织华等,这些战略配售股为其贡献了1.5亿左右的利润。

在转配股与战略配售上小有斩获之时,涌金系同时在北京成立北京知金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进军创投领域。

知金科技投资的青岛软控2006年10月18日在深交所中小企业板上市,创下了中小板新股上市的历史最高价26元。除了青岛软控以外,知金科技还投资了万方数据、中科软件等高科技企业。

同样在1999年,魏东又以1.8亿元注册湖南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湖南涌金成立后迅速发展了不少湖南客户,帮他们进行股份制改造和战略投资进入实业领域,开启了左手金融、右手实业的时代。

2002年,魏东以湖南涌金为核心主体,动用了1.5亿元现金完成了对湖南百年药品零售品牌九芝堂的收购,形成以九芝堂为核心的医药产业运作平台。

2005年是券商行业整体低迷的一年,涌金系逢低杀入在当年7月中旬控股成都证券,并增资扩股筹备借壳上市。次年7月,成都证券已更为国金证券,并获规范类证券公司资格。此后,“涌金系”又利用九芝堂和国金证券和千金药业等多家上市公司,参股交通银行、云南国际信托、武汉商行、浙江大华等金融类或即将上市的公司。

至此,一个庞大完整的“涌金系”横出江湖,一个“金融资本+实业资本”格局下的金钱帝国浮出水面。

魏东和他背后的“涌金系"起势的时候,刘虹已经回到长沙,创办了成功企业发展有限公司。

这是成功系的前身。

凭着跟多“327”国债赚到的第一桶金,以及在北京期间结交的人脉资源,他在追赶魏东的路上将会越走越快。

1997年,是刘虹独立创业之后第一个幸运年。

当时,享有“湖南三宝”之一美誉的酒鬼酒准备上市,而刘虹通过上文中在北京结识的“副县长”提前获此消息。

当年7月18日,湘酒鬼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时,成功集团以每股12元的价格收购了一批内部职工股,一年后酒鬼酒5500万股内部职工股上市时,二级市场股价已接近40元。

刘虹在酒鬼酒身上攫取了更大一桶金。

2002年,经营不善、亏损严重的酒鬼酒,打算减持、转让国有股份,此时上面的副县长已担任湘西州副州长、酒鬼酒董事长。

刘虹曾以好友身份先后4次送给“副县长”3.94万英镑,折合人民币51.37万元,资助他的女儿去英国留学。

“副县长”便投桃报李将湘西州政府与其他公司的谈判内幕告诉刘虹,并向其透露谈判底线,使成功集团一举获得了酒鬼酒的控股权。

一年后“副县长”因腐败问题入狱,而获利颇丰的刘虹,有了在资本市场纵横驰骋的资本后,其投资版图一步步扩大,涉及到房地产、城市基础建设和白酒产业等领域。

而实际上,2年之前刘虹已在资本市场名声大噪。

当年4月,成功集团斥资7100万元拿下汽车空调厂商岳阳恒立27.3%股份,入手第一家上市公司实现借壳上市。

当年9月,成功集团旗下公司参与发起设立的“安塑股份”又实现了上市。

至此,刘虹旗下已拥有三家上市公司,“成功系”初具规模,成为与鸿仪系、涌金系齐名的资本湘军“三驾马车”之一。

刘虹本人也在“2002年福布斯中国大陆富豪榜”中,以1.15亿美元身价,排在第68位。

他的事业巅峰已经到来。

2007年,魏东以50亿元的身家成为胡润富豪榜第148名、胡润金融富豪榜第13名。

但就在魏东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却以离奇而又突然的方式终结自己的生命。

2008年4月29日下午,北京紫竹河边的家中,魏东从17楼纵身一跃,41岁的人生戛然而止。

这种极端的方式,留下一系列令人猜测的谜团。

根据魏东生前留下的遗书,他的死似乎跟长期的工作压力和抑郁症有关,但同时坊间猜测九芝堂重组中出现的国资流失问题才是其自杀的主要原因。

当时就有传闻称,“涌金系”收购九芝堂集团涉及国有资产流失受到有关部门调查,但这一说法后来遭到了九芝堂和“涌金系”高层的否认。

魏东离奇的死因外界最终不得而知,而这也让他传奇的人生,在坊间的故事传说中再度添上了一笔神秘的色彩。

魏东被称为江湖最后一个大佬,而他的离去,让涌金系蒙上一层巨大的阴影。而在南方,刚迎来人生巅峰的刘虹也很快陷入困境。

2009年5月份,证监会对刘虹作出了市场禁入的处罚,5年内不得担任上市公司和证券业务机构高管。

其后,刘虹撤出或解散了成功系旗下多家公司,成功系黯然落幕。

与魏东相比,刘虹的成功似乎更像是在一瞬间。

早在2005年上半年,刘虹控制下的岳阳恒立后院起火。连连亏损的岳阳恒立爆出了成功集团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内幕,而挪用资金的去处正是为了收购酒鬼酒。

但2002年收购了亏损的酒鬼酒之后,刘虹并未能让它扭亏为盈,反而让自己陷入了4.2亿的资金黑洞。

他铤而走险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而被调查、刑拘。

苦心孤诣并不意味着必然成功,资本市场的成功经验不能移植在企业经营上。

败走麦城的刘虹最终要为自己的一意孤行而买单。

魏东离世后,“涌金系”的权杖交给了结发妻子陈金霞。

她掌控的“涌金系”运作十年以来一直在做减法,完成了系列去金融化的操作:套现所有银行股份、稀释国金证券的股份、取消了多个股权投资公司……

以此同时,不断退出了上市公司。

相比“涌金系”高峰时期控制或参股13家A股上市公司的峰值,如今只剩下国金证券、岱勒新材、凯利泰、软控股份)、能科股份、东晶电子等数家上市公司。

而相比魏东时代“金融资本+产业资本”的投资布局策略,“涌金系”逐步单纯地回到了PE投资的领域,专注于做自己擅长且有优势的事情。

在陈金霞的治下,“涌金系”并没有落寞,反而更加专注、强大。2019年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上,陈金霞以285亿的身家,成为了上海新一届女首富。

不同的是,十年间“涌金系”依旧低调,但却不再锋芒。

而南方的刘虹呢,在禁罚满5年之后,又再度以“潇湘资本”为平台重出江湖。

潇湘资本2013年6月成立后,先后拟耗资10.58亿元参与富春环保、宝胜股份、新华锦和易华录4家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让人为之侧目。

不过,重出江湖的刘虹一改以前控股酒鬼酒的风格,投资路数来看皆以投资为主,潇湘资本最多只成为公司的第三大股东,持股数从未超过第二大股东的界限。

这意味着投资风格的转变,由对上市公司控股并参与公司经营转而变成纯粹的财务投资者,成了名副其实的“股神”。

五年之后,刘虹依旧豪横,但却更加务实。

“佣金系”、“成功系”,江湖大佬、A股股神,随着他们的转身,背后的更多江湖族系,也一并随着时代脉搏的跳动或隐身、或退场。

如果回到他们曾经的主战场湖南,你会发现草莽资本大佬的力量不再被盲目追捧,反而是以梁稳根、周群飞为代表新一代实体企业家正在崛起,并接受着市场的赞扬与狂欢。

或许,刘虹们不再会成为曾经那个叱咤风云的江湖人物,但其务实、温和的风格或许更具底气和安全感。

就像多年以前,他躲在成功集团办公楼对面的通程国际大酒店被抓到时,所感慨的那样: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股票家园
  • 特别声明:本文由 股票学习网 整理发布,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炒股需谨慎!
  • 文章链接:https://www.gupjy.com/20977.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