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多说一句也是两败俱伤

2023-05-3115:48:16 发表评论 362 views

昨天我们带宝蛋出去玩,回来后孩子睡了。我抱着宝蛋往床上放,结果狠狠得撞了一下头。

这个租来的房子,次卧有个上下床。我不习惯有这么个床,抱着孩子往床里走,一点没有防范地撞了!撞得眼冒金星,感觉头皮开裂一样疼。床有个棱角,我生生把头顶撞在棱角上!

当时疼得我半天没说话。张姐正好在场,疼得她跟着哎呦。宝蛋也被吵醒了。张姐出去叫阳过来抱走孩子,说我撞到头了。

阳接过孩子,我龇牙咧嘴走出卧室。感觉头皮还是突突地跳着疼。

老张在客厅坐着,我像看见救星一样走过去。让他给我看看头皮破没破,我感觉流血了。头皮火辣辣的。

老张坐着没动。说了句:没那么夸张吧?那里也没那么锋利啊。

我一下火了,说:你就不会安慰一下我吗?我要不疼还能装疼啊!

这是我很久很久以来第一次大声说话。老张显然不习惯,他生气了,起身到卧室关上门。

说实话,到现在我也没觉得我错。我撞了,他不是应该第一时间站起来看看吗?不站起来也就罢了,我都把头送过去了,让他帮我看看都不看,还说不至于那么疼。我的火啊,实在压不住了。

但是,我也没再说什么。每当这时候,我想到的都是他血压高,不能再说了。然后我自己调整心情。

头疼慢慢轻了,逐渐的不摸不疼。张姐喊吃午饭,老张起来吃饭。他一顿饭一句话没说,也不抬眼看我们。自己闷头吃完,又去卧室躺着看书了。只是,这次卧室没关门。

我跟宝蛋在飘窗上玩。阳告诉我,她去找老张了。跟他说,爸你别生气啊!我妈撞到头了,很厉害。她太疼了,也并不是跟你发火啊!你生气对身体不好,血压高怎么办?
我问,老张怎么说?
老张说,她自己撞到头还跟我发疯。

我哭笑不得。我发疯了吗?我自己撞到的,一点也没赖别人啊!我甚至在撞到的一瞬间,想的是下一个撞到的人一定是阳、栋和宝蛋。我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向毛主席保证,我心里压根就没迁怒任何人。

中午我没睡,也没进卧室睡。老张生气时氛围太差我进去会呼吸不畅。我在沙发躺着跟朋友聊天。期间我还闪过一个念头,再惹我我就离家出走。我又联系了房东,征得他的同意,阳找人来把床卸下来。

三点多老张醒了。见我还在沙发,他过来挨着我坐下。在坐下之前,他一定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不然以他的个性,让他主动跟我说话,比让他喝两斤白酒都难。

老张坐下来,跟我说:你在沙发睡的?自己撞了头还赖别人?

我看了他一眼,看着这张跟我过了七八年日子的男人的脸,说,我没赖你,我也不喜欢赖人。
至于心里那些诸如“我撞了你不知道过来看看”、“你都不知道安慰一下”、“我疼得蹦高,你坐着不动”、“你就是不知道心疼我”之类的话,我都咽下去了。我知道,多说一句也是两败俱伤。

我说我恨不得咬你几口。我又说,五点半有人上门帮着卸床。老张说,那天我就说这床可以拆卸,没人搭话。
我心想,你只是说了说,并没有卸啊。我们也没人反对这事啊。不过我也是心里想了想,多说无益。

下午我去理发,老张陪我去的。过马路时,他还是习惯从身后伸过手来拉我。

理发店旁边是个花店,我说真喜欢那盆月季花。老张说,带刺的花,宝蛋万一抓了或者刮到她都不好。我想也是,拉倒了。

下午五点半,师傅准时来卸了床。卸下的床抬到书房,阳铺好床品,书房里顿时温馨了许多。阳把我的枕头套好,说晚上我可以睡到书房了。

晚上,我思考了一下,白天闹了别扭,晚上马上搬走,确实影响感情。我俩不好,家里氛围就不好,既不利于家庭和睦,又不利于宝蛋成长。
于是我跟老张说,书房放了鞋架(之前不住人,放了我不穿的鞋),我介意跟鞋子一起睡。今晚不去书房了。

老张说,你介意就把鞋架搬出来啊。
我说,你的意思是不用我回来睡呗?
老张从来接不住这类话。他有些恼火,起身说,我就不会说话了。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想去还是不想去?

我自己笑了。心想,别难为老同志了。他脑子里没那些弯弯绕。他只懂直线距离,从来不研究有些话,有些路,可以拐个弯。我又何必期待他像那些会哄的男人一样,抱过来,吹吹,揉揉,哄哄。

我搬过枕头。翻看上午拍得照片。把老张和宝蛋的照片发到朋友圈。自己看了很多遍,边看边笑。

阳抱着宝蛋走进来看我们。宝蛋睡前都要来看看爷爷。
我跟老张说,你知道你在家里最大的作用是什么吗?
老张一愣,说,我没什么作用。

我说,你的作用很大,无可替代。你是宝蛋的爷爷,你给了她很完整的成长记忆。她有爷爷,这在她的成长里很重要。将来她上学了,如果老师让她写作文《我的爷爷》,你将是她这个题目里唯一可以书写的人物,这就足够了。

说完,老张和阳都有几秒钟的沉默,然后俩人异口同声地说是。

我自己也感动了。

  • 特别声明:本文由 股票学习网 整理发布,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炒股需谨慎!
  • 文章链接:https://www.gupjy.com/25340.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