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投资标的选择的经典思维

2019-05-0308:22:35 发表评论 273 views

最近市场上貌似又开始暴雷了,起码一些问题股在这两年间,真相陆续浮出水面了。拉长看,投资收益的主要来源是复利,年复一年的收益增长,年复一年的滚雪球。问题股可以在某一时间骗了所有人,可以永远骗了少数人,但不会永远骗得了所有人。真想总会浮出水面,市场是聪明的,问题股必然也会以惨烈的方式来回应真相。既然稳定盈利是让复利规律为投资人打工的最佳方式,那么避开问题股、少踩雷、不踩雷就是长期投资者的必修课了。

投资其实就是标的选择、买入、持有、买入,这四个过程反复循环组成的生命过程。标的的选择是第一步,是一个完整投资过程遇到的第一个迷宫分叉口,选错了可能进入坎坷苦难的取经之路或者直接掉入冰窟里被淘汰,选对了那真是端坐轿上欣赏三月桃花一路春光。标的选择涉及到财报分析、估值分析等问题,这里光明只是想记录下思维方法的思考,可以八字概括:疑罪从有vs疑罪从无。

“疑罪从无”是现代法律及法庭审判的基本准则,其实也是处理人际关系和人际纠纷的基本准则,光明看过最好的法治电影《十二怒汉》就主要阐述这个信条。“疑罪从无”不仅仅是基本准则,其实大可以看成是最基本的法治信仰,如果每一位社会公民能将“疑罪从无”作为本能的信条,那妥妥进入现代社会了。不仅在法律等社会学领域,“疑罪从无”另外一个最有价值的应用是在现代统计推断理论中,即假设检验理论。

假设检验理论可以看做是所有试验型科学研究的通用范式,预设一组对立假设(姑且称为原始假设和备选假设吧),随后将实验数据带入到统计量及对应尾概率的计算中,如果实验数据推到出来的统计量揭示了反常现象的发生(尾概率显示是小概率事件),那么有理由相信原始假设大概率存在问题,值得怀疑,进而接受备选假设。这其实是一种反证法的思维,只不过是统计学中的反证法,吸收了“疑罪从无”的思维范式:如果实验数据和理论推导发现了一些反常证据,那么就有理由怀疑原始假设的成立与否;但如果并没有出现任何反常证据,那么就应该相信原始假设是“清白无罪”的。

细心想来,“疑罪从无”的适用场景存在共同点,这里只分析假设设置的玄机。一场法庭审判,其实暗含了一组对立假设对应两个相反结果,要么有罪,要么无罪。疑罪从无,意思就是把“无罪”摆放在起始位置,作为原始假设;有确凿的证据来推翻这个“无罪”原始假设后,我们才能接受“有罪”备选假设。但是,必须承认,既然上了法庭,其实很多利益相关者追求的最终结果其实是“有罪”结果。换句话说,备选假设“有罪”才是一场法庭审判所真正追求的目标。统计学中的假设检验方法也不例外,以某种新型药品的研发试验为例,原始假设一般称为无效假设,指的是新型药品是无效的,相比于对照组不存在显著的治疗效果;而备选假设才是指的是新型药品存在显著的治疗效果。

很明显,在假设检验中,我们希冀的真正目标,或者我们想要的最终结论,其实是备选假设,而不是原始假设。总结起来,无论是法庭审判,还是统计学中的假设检验,从根本上其实都期望备选假设成立,而不是原始假设成立。很有意思,把并不希望成立的假设放在最显眼的起始位置,而把希冀成立的假设放在对立面上进行检验,只有找到充分证据后,才能小心翼翼得出目标假设成立,而不是屁股决定脑袋,自欺欺人,反映出这种思维方式浓厚的保守主义风格。

在投资中,“疑罪从无”还适用吗?直接说结论,当然不适用了,投资中适用的是“疑罪从有”原则。表面看,疑罪从有vs.疑罪从无是完全相反的,但思维方式其实是一模一样的。不妨想一想,我们在投资中,尤其在投资标的选择中,是希望我们选中的投资标的是“有罪”还是“无罪”?当然内心希望自己选出的六位代码能脚踢茅台拳击格力,是千中挑一的超级好股了,也就是希望我们的投资标的是“无罪”的。根据上述法庭审判和假设检验的分析,我们内心渴求的假设(或结论)应该放在第二个备选位置,而应该把它的对立面放在原始假设位置。这样在投资中,原始假设就应该是我们选择的代码是“有罪”的(我们内心渴求的对立面),备选假设是代码是“无罪”的(我们内心渴求的),概括起来就是“疑罪从有”。同样的思维方式,其实都是现代科学理论和保守主义的思考范式,只是在投资时,传统的“疑罪从无”信条就应该转变为“疑罪从有”原则,二者在逻辑底层是相互一致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疑罪从有”和“疑罪从无”是对待自己利益和别人权利时思考角度的区别。法庭审判关乎别人的利益,或第三方的利益,涉及到社会公正问题,当然要把“无罪”摆放在第一位置。但是,投资活动是关系自己利益的,保守来讲,关乎自己利益时不妨将情况想的糟糕点,原始假设就应该是现实很糟糕,大部分企业都是垃圾,从人性本恶角度出发,预设最坏的结果,一步步证明可能不那么坏,只有勇于面对血淋淋的恶毒真想,才可能避免自己像天真无邪的小白羊那样最终羊入虎口;如果关乎别人利益的,或无特定对象利益的,关乎社会人的权利,关乎社会整体的公正,应该是以人性本善的角度来思考。总结起来,某项假设(或结论)需要自己承受结果,就应该预设坏的一面,从糟糕的结果出发,小心翼翼论证最终结果可能不会这么像刚开始预设的那么糟糕。这也就是投资中需要贯彻“疑罪从有”原则的另外一层原因。

资本市场的现实环境也是支持“疑罪从有”原则的。平庸的企业千千万万,优秀的企业百里挑一。标的选择就是从一大堆企业中挑选出少数几个优质的。也就是说,“有罪”是大部分企业的固有特征,所以采用“疑罪从有”真的是理直气壮啊。从效率来讲,投资活动中,“疑罪从有”要比“疑罪从无”高效出几个数量级。如果采用“疑罪从无”来筛选标的,那估计要把投资人累的吐血!!!而“无罪”或“轻罪”的优质企业真是太稀少,“疑罪从有”原则能帮助投资人快速地筛选出这些标的。在移动互联时代,资讯无限丰富,企业的罪行总能在网络上留有痕迹,“疑罪从有”原则使用起来真是太便利了。总之,从投资研究的效率角度,“疑罪从有”也要远优于“疑罪从无”。

在投资中,是选择屁股决定脑袋,还是脑袋决定屁股?是小心翼翼保护自己,还是大大咧咧当送财童子?怎样提高投资研究的效率?故作深邃状,其实取决于投资者的思维方式是信仰“疑罪从有”还是“疑罪从无”了。

本文由股票学习(www.gupjy.com)整理发布,投资有风险,炒股要谨慎!

股票家园
  • 特别声明:本文由 股票学习网 整理发布,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炒股需谨慎!
  • 文章链接:https://www.gupjy.com/4549.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