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24-02-2110:40:52 发表评论 135 views

不知不觉将近一年的时间又过去了,非常感谢你们的不离不弃,经过十个多月的休整,我那消失了的倾诉欲又回来了,近一年的时间,当时过的时候只觉得每天都是在煎熬,但是现在回首去看的话,又觉得好像不过是须臾之间。

这十个多月里我经历了很多事情,有哭有笑,有喜有悲,有欢乐也有忧愁,有怨恨也有愤怒,但大多是虐,虐身,也虐心,身体的虐都不在话下,都是可以忍受的,唯有虐心,几度让我扛不下去。

03年的2月末,娃幼儿园开学,把娃送进幼儿园我就开始找工作,但找来找去找了半个多月也没找到可以跟娃幼儿园的时间点搭得上的工作,即便跟我妈商量了让她帮我接送,但双休和节假日都能顾得上娃的工作依旧少之又少,没办法,只能选了去幼儿园上班。

3月上旬各地病毒肆虐,我家娃也没逃掉,开始频繁生病:咳嗽,发烧,还肺炎了。

吃药,打针,灌肠,贴敷,输液……无休无止的循环往复,娃身上被贴敷弄的都烂了,吃药打针也从最初的懵懂,到了中期的反抗,还有后期的麻木。

我一边上着班,一边带娃看病,还要抽出一部分精力去应付我妈,收拾家务,每天都在非常严重的崩溃和自愈里挣扎,搞得自己也一直生病,鼻炎,中耳炎,耳鸣,脑鸣,失眠,全都蜂拥而至,晚上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还总是做各种纷繁缭乱的梦,梦里把自己哭醒更是常态。

我没溺过水,但是那种窒息感和无力感我却深深地感受了很久。

那会儿的状态就是能咬牙活着就很好了,学习和成长那都是奢侈品。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五月中下旬,天气暖和以后才慢慢停止。

以至于我原打算暑假跑外卖赚外快的心也给熄了,因为娃病的实在太久了,整个人的状态都差到了极点。

在我这儿,娃比钱重要,哪怕需要靠借钱来维持生计,我也得把娃照顾好。

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不写了,我回答,没时间。但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我已经失去了倾诉的欲望,也失去了发泄的欲望,每天都是倔强的行尸走肉。

这期间身边的亲人朋友看到我们的状态都劝我辞职,说我再上班孩子就毁了,可是我知道,我不能辞,因为我上着班多少是个收入,一旦不上班了,可能连给孩子看个病的钱都没有,而且到后期的时候,我的倔脾气也上来了,我偏要扛,偏要抗,之后无非两条路,要么活,要么死,娃要是能扛过去那就活,娃要是抗不过去我也陪着,我就不信了,老天爷能把我们娘俩活活折磨死!

但好在,后来,都过去了。

所幸,一个夏天,除了有一次轻微的咳嗽外,娃还是健康的,每天我带着她外面跑跑,家里玩玩,读读书,做做游戏,再给她做点营养的饭菜,还带她去了外地,看海看水看风景,娃的身体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

但可惜的是,一个春天的损失却是再也补不回来了,也很令人无奈是,自从入了秋,娃就又开始了频繁的生病,尽管我跟她进了同一个幼儿园,尽管我每天不顾园所的规定和她们班里老师的排斥一趟趟的去看她。

10月份开始咳嗽,只咳嗽不发烧,而且咳嗽的也没有很厉害,因为春天用药太多了,我实在是不想再给药了,所以只是带她推拿,加忌嘴,没用别的治疗方法。

可是病情持续了两个星期依旧没有好转,我还发现娃有了闷和喘的迹象,带去医院一查,支原体阳性,拍片子,肺炎……

医生建议住院治疗,可是我还得上班,就走了门诊,五天的阿奇霉素输完后,娃咳嗽是不咋咳了,我开始病了,复查,医生开了药让回去观察,把她放到我妈那儿,我去看病,队伍还没排到,我妈给我打电话,娃发烧了……

然后就是我们娘俩一起输液,吃药,我烧了三天,输了三次液,这期间还来了大姨妈,我一个生病发烧的人,拿着沉重的妈咪包,来着大姨妈,带着生病发烧的娃,蹲在地上边排队边给娃量体温,完事儿再抱着她去输液,每一天都是筋疲力尽。

可娃还是反复的烧,咳,我一个人坚持了半个多月实在是撑不住了,于是给娃的奶奶喊了过来帮忙,又去医院复查,还是阳性,还有炎症,医生还是建议住院治疗,儿科爆满,根本没有床位,但还是办了住院,又输了一个星期的液,才算恢复正常。

这场病,从开始到结束,历时一个多月,我连续请了三个星期的假。

支原体好了一个星期后,本意是不想让她再去幼儿园的,但是之前那半个多月娃生病我一直在请假,她好了我必须得恢复正常工作,娃如果不去幼儿园没人看她,所以就给她带了过去。

周一过去,周五就开始咳嗽,吆喝嗓子疼,半夜两点多烧到39.2℃,白天去医院测,甲流阳性。

烧了三天,又喝了五天的药。

一个月后,又开始咳嗽发烧,去检查,再次感染了支原体。

又喜提五天的阿奇霉素。

咳嗽好了刚停药,又开始流鼻涕,鼻涕流了五天,门都没敢出,又开始发烧,去医院,医生说是感染了病毒,新型的,于是又反反复复的烧了四天才好。

这么一轮轮的病下来,搞得我都开始怀疑自己带娃的能力了,怎么就病的那么频繁呢?怎么就啥病毒都逃不掉呢?怎么就抵抗力那么差呢?会不会换个人带带就会好?是不是应该把她交给爸爸或者奶奶?甚至都开始后悔把她生出来了。

之前无论怎么后悔结婚,都不曾后悔生她,这一年看着她被病毒折磨的可怜样,我真的是开始后悔把她生出来了。

然后就开始试探着跟娃商量,要不要去跟奶奶住一段时间?但娃哭着拒绝了。

除了对自己的怀疑,我还有了个毛病,就是但凡听到娃有什么不舒服,我就分分钟的心跳加速,四肢发软,冒冷汗……

还记得那会儿学习写作的时候,班班让大家写一下自己人生中的“至暗时刻”,我写的是自己“在那个大雪天抱着孩子离开婆家的早晨”是我人生中的至暗时刻,但是在现在看来,过去的这一年,娃生病的日子,才是我人生中的至暗时刻。

真的,当时离婚的时候我都没觉得人生有那么灰暗,可能我婚姻里的那一年多真的是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幸福和快乐吧,离婚给我的感觉就是解脱和放松,当然也有养孩子的焦虑和生活的压力,但最起码没有内耗和痛苦了。

可是过去的这一年娃生病的时候,前期还好,中后期的时候脑子里天天盘旋的都是两个字:想死。

但我娃的人生才刚开始,我死了是解脱了,她算啥?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我不能那么自私。

就只能继续咬牙坚持。

不知不觉的竟然也就又扛过了一年。

新的一年,依旧百废待兴,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测应该也还是会很难,但是娃那么爱我,总不能让她失望啊。

  • 特别声明:本文由 股票学习网 整理发布,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炒股需谨慎!
  • 文章链接:https://www.gupjy.com/26053.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