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股民经验之谈:如何辩证对待牛市和熊市

2018-09-1511:57:29 1 239 views

当投资者在市场上看不到合适的价值投资机会时,都愿意持有大量的现金头寸。1969年,巴菲特采取了更进一步的措施,他解散了巴菲特有限合伙公司,因为他无法在市场里找到良好的价值投资,50只所谓的极好的股票以天文数字的市盈率在那里交易:如果我真有些一流的点子,我会在1970年,甚至1971年继续经营合伙公司。不是因为我想这样做,而只是因为我愿意以辉煌的业绩而不是以惨淡的业绩结束。但是,我看不到任何提供辉煌业绩的可能,我不想拿着别人的钱四处摸索,碰运气。我和这种市场环境不合拍,我不想让一个我不明白的游戏糟蹋一个不错的记录,那样一来,我就不再是英雄了。

如果你因为没在一个前沿市场上投资而感到非常后悔,持有大量的现金仓位是很难的。想象一下,持有20%,30%,甚50%的现金头寸,看着市场,哪怕是一个细分市场大幅增长。你有坚持你的价值投资信念的心理素质吗?你会停止抵抗随波逐流吗?这就是那些投资者一般在周期末才从价值股“换马”到成长股的原因。他们错过了增长区域大部分的积极表现,一旦价值股扭转局面,他们就错过了价值领域的积极表现。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大多数个人投资者跑输了平均指数。在你的投资风格似乎已经不受市场青睐的时候,坚守自己的投资风格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毅力,但有耐心的投资者必定会获得丰厚的回报。后悔厌恶也表现在已经采取行动的委托错误中。

许多投资者不愿卖出亏损的股票,他们辩称,只要他们没平仓,他们就并没有真正亏损。投资者更愿意卖掉那些已经获利的股票,因为他们可以享受现实的收益。这种倾向得到古老投资格言的支持,“你不会因盈利而破产”。在某种极端的情况下,这种卖盈持亏的策略会导致投资者持有一个只有输家的投资组合。

价值投资者必须设法评估自己后悔厌恶的水平。试图遵循一个不符合你的心理特征的投资风格是注定要失败的。最好是你认识到自己的情绪偏好,并建立一个与之一致而不是对立的策略。在投资领域,做真实的自己是一个值得遵循的公理。

对风险的态度

如果你购买了安全边际很大的证券,你就有效地降低了招致头寸亏损的风险。话虽如此,但是,各种类型股票面临的风险肯定是不一样的。广义价值策略与广义成长策略的风险和回报都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展示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价值股如何跑赢成长股,小盘股如何跑赢大盘股,也就是说价值股和小盘股收益更高。

无论是价值股超越成长股还是小盘股超越大盘股,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个代价就是承担风险。如果你和大多数投资者一样,将风险定义为收益的波动,你会发现价值股比成长股收益波动更大,小盘股比大盘股收益波动更大。这对有抱负的价值投资者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价值投资者为了获得价值投资策略的回报,必须愿意承受更多随时间推移产生的收益波动,这需要发挥耐心和毅力的作用,这也意味着某些价值投资策略比其他投资策略更不稳定。例如,如果你把精力集中于小市值价值股,把你的持股集中在那里,你的回报率(无论是年度和月度)很可能比其他采取成长策略或混合(成长和价值)策略的投资者的回报率表现出更大的波动。

在确定采用什么风格时,你承受风险的能力和意愿都必须加以考虑。承担风险的能力是一种更适合于理性的、定量分析的素质,它是由投资者相对于其财力的财务目标以及实现目标的时间表决定的。如果投资者的投资目标相对于投资组合的规模非常适度,那么他就有比较大的风险承受能力,即承受短期波动及其引发的短期亏损的能力。简单地说,一个正在为几十年后的退休存钱的年轻高薪职员,比迅速接近退休年龄且处于半失业状态的退休计划资金不足的人有更强的风险承受能力。许多理财规划师使用一个简单而粗略的经验法则,试图通过“100减去你的年龄法则”来判断你承受风险的能力。

虽然我不主张投资者坚守“100减去你的年龄法则”,但是该法则大体上表明,承担风险的能力除了与你积累的资产基础有关,还与你的投资期限有关。具体而言,你的投资期限越长,你承受风险的能力就越强。要知道投资期限并不只是与年龄有关,例如,如果你正在为你的孩子储备大学教育基金,如果孩子是在幼儿园,而不是在高中,投资期限会长得多。承担风险的能力无疑与你的资产基础的大小有关,如果你已经积累了大量的资产,那么你比没有积累足够的经济基础的人有更强的风险承受能力。

你的风险承受能力越大,你可以考虑不同价值投资策略的范围就越广。例如,有较高风险承受能力的人可以考虑将价值投资策略集中于小盘股。此外,这样的投资者可以将其投资组合中的很大一部分投入到这样的策略当中去。而风险承受能力较低的人们不妨投投资组合的一小部分,并采用风险较小的大盘股的价值策略。

承受风险的能力可以量化,而承受风险的意愿更多的是定性的,只能被主观评估。两个投资者可能有相同的风险承受能力,而他们承受风险的意愿却可能是截然不同的。衡量一个人承担风险的意愿的一种方法,就是简单地问这个问题:如果你的投资组合的价值突然下降了百分之X,你会因为这事儿睡不着觉,并感到非常后悔吗?如果他回答“是”,那么这个人承担风险的意愿就非常低。坦白说,除非能改变这种态度,否则,这个人的投资选择是有限的。如果X等于30时,他的回答从“是”变为“否”,那么这个人有较高的承担风险的意愿。

事实上个人承担风险的意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经常随时间和投资经验发生改变。宣称愿意承担假设的损失比实际承担发生的损失要容易得多。人们承担风险的意愿往往随人生经历变化。年龄和承担风险的意愿没有直接关系,但许多年轻人更愿意承担风险,因为他们通常几乎没有经历过亏损的痛苦。意想不到的是,年轻人在首次参加退休计划时经常选择一个对于他们的生活标准来说过于保守的资产配置方案,这个决定对他们退休后的生活标准有显著的影响。

承担风险的意愿也往往依赖于当前的经济前景。在牛市的高位,很多人都感觉很勇敢,并宣称他们有很强的承担风险的欲望。为什么不呢?在牛市时,积极的资产配置和策略通常都会获得很好的回报。然而,在熊市的深处,很多人都害怕并说他们没有太多的风险承受能力。他们经常在市场已达到最低点时“交出了他们的筹码”。如果你认为这听起来像是与巴菲特的建议相反(“要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而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你是正确的。如果你可以说服自己当其他人不这样做时自己愿意承担更多风险,你会发现更多的价值投资机会。同样,当人们承担风险的欲望似乎已无法满足的时候,很可能就是你逐渐厌恶风险的时候。

价值投资者不相信大众智慧,而是称其为“群体疯狂”。只要记住,在投资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向均数回归的现象是始终如一的。说到底,对待风险的态度是个人承担风险的能力和承担风险意愿的函数。一个人的承担风险的能力是年龄和生活状态的函数,是可以定量确定的。一个人承担风险的意愿是主观的,虽然你可以理性地决定你更愿意承担风险,但可能你未必从心理上愿意那样做。没关系,不愿意承担风险并不是一个缺点,选择一个符合你独特的心理特征的投资风格就行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中国平安(601318) 中国平安(601318) 9

      软件量化是有规律可循的,个人的操作只看喜好,难猜得多,这点很麻烦,A股的问题是估值混乱而已,郭嘉队又不愿意马上爆几万亿的中小股质押,导致市场更加混乱,当然也是郭嘉队在场,导致几千亿的质押三年内快速增长到几万亿的质押,所以郭嘉队还要多加油,加速边缘化搞死中小科网股高质押盘,反正不管如何,高质押盘已经被钉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