搂草这事我是真的无法忘记

2023-11-0817:23:16 发表评论 512 views

树叶落下来那天,正好有大风。风刮下树叶,又把树叶堆到一起。各种颜色的黄,各种颜色的绿,扫?来不及。冬天来了就这样。要想地面没有落叶,那得到深冬了。

我喜欢落叶。树叶落下来,我们可以去“搂草”。每个人都有一个耙子,竹子做的,头上有个勾,有一段光滑的木把,落叶和枯草可以用耙子抓到一起,满满一筐背回家,晾晒两天就是很好的柴火。如果运气好,能捡到干树枝,那得攒着,留着春节蒸馒头包子用。

小学时,每天放学我都去搂草。肚子饿了,会拿块冷干粮就走。干粮都是玉米饼子,又硬又冷。不吃会饿,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比玉米饼子更好吃的东西。如果家里有猪油,会偷偷抹点猪油在玉米饼上。在没到达“工作现场”时把干粮吃完,肚子不饿了,有的是力气干活。

我们会把树叶搂成一个个小堆,有十几个小堆再搂到一起。如果一起搂草的孩子多了,那得看谁手快。不然人多草少,别人满了筐自己还没满的话,会觉得不好意思。

我从来都是那个早早把筐装满的孩子。我的筐满了,会帮那个比我矮小的女孩子把筐装满。我俩的筐都满了,我们会去高处的柳树上玩会。风很大,坐在树杈上很冷。我们的衣服单薄,风从袖管往里灌。如果我爬得更好,风还会从我衣服里穿过。我们在风中的树上摇摆身子,招呼那些干活慢的小姐妹抓紧时间。

如果是周日,如果再逢一场霜冻,早晨我们也会去拾草。有霜的日子可以去棉花地里搂棉花叶。棉花叶太薄,如果不湿润根本搂不起来。那时候棉花叶还是生产队的,虽然烂在地里没人要,但棉花柴没拔之前,谁也不能去捡棉花叶。所以,那些缺柴火烧的人家都是大清早去,我们啥也不要,就是要点棉花叶烧火做饭。

我爸是工人,因为他没有公分分不到柴火,我家的烧火总是不够。那些年我娘总是生病,分到的烧草更少。但我爸为了老婆孩子,脸皮能豁出去。早晨去搂棉花叶他是领队。我和我哥跟着,我是主力,我哥跟着打酱油。

我们在太阳没出来之前出发,到达后一顿快速操作。我爸弯着腰从棉花垄间把地上的叶子搂成一堆,我负责装筐。也没有手套,有霜覆盖的棉花叶真冰啊!那个凉至今难忘。我在惶恐中装满三个筐,气喘吁吁地跟我爸离开棉花地。到达路边之前我们会搂点树叶盖盖棉花叶。然后,在偶尔遇到的村人面前“镇定”地走过。

都说人这辈子都带着儿时的记忆生活。搂草这事我是真的无法忘记。每年这个季节,路上的落叶成堆,我都想这要是有个筐,有个耙子,我得搂一个草垛。如果再遇到风大,地上有掉落的干树枝,我都会想,这些树枝捡回去,可以蒸馒头蒸包子了。

  • 特别声明:本文由 股票学习网 整理发布,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炒股需谨慎!
  • 文章链接:https://www.gupjy.com/25838.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