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灵素:感觉再喜欢别处的海竟有些背叛

2023-06-0511:06:57 发表评论 585 views

在来海南之前,我视频问东北的三姨,要不要一起来住几天?我三姨犹犹豫豫地说,去也行,不过听说海南有蚊子咬。我有些害怕。

我六年前的冬天来过,对这事没什么概念。那次来待了一周。也穿过短裤裙子,对于皮肤敏感的我来说,没任何印象啊!

我用对这事仅有的认知反击了三姨。并拿出老张那句经典的反驳句:“照你那么说,人家都不用去海南了”来说服我三姨,但三姨也有理有据地拒绝了我。

她说,她认识的一个老太太,因为被海南的蚊子咬了,回吉林后过敏发炎,住院打了几天吊瓶才好。

我遗憾三姨没能来跟我们一起玩几天。来到后除了心慌也算平安无事,我竟然把蚊子这茬给忘了。

这些天每天出去走走,享受这里的蓝天白云和绝好空气。出租车上听司机说北方污染地区来的人的确醉氧,很多时候我也拿这里的空气跟北京相比。说实话,对于这里的吃食我并不感冒,吸引我的也不是这里的海。

这话也不是瞎说,我从北方靠海的小城去的北京。那里有海,有干净的天空和上好的空气。更别说那里有对我好的人。我对海的喜欢从那里开始,也从那里结束。感觉再喜欢别处的海竟有些背叛。

原谅我的狭隘。喜欢一处风景,跟喜欢一个人有点相似。

那天老张去游泳,我在岸上等他。我穿着长裤,没穿袜子,坐下时露出脚踝。中间我感觉露着的皮肤有些痒,我抓了几下,好像被蚊子咬了。我忍着痒回家,路上感觉奇痒难耐。这显然不是北方蚊子咬了之后的痒。简直太痒了!我恨不得跺脚。

回家后我用艾条烤了脚踝处的红疙瘩。这是十多年前的经验。那次去成都,栋还在上学。有天傍晚我在学校门口等他,脚踝处被东西咬了一片。连续两个晚上痒得无法睡觉。疙瘩又红又硬。被我抓破流水。也是听人说艾条烤烤管用。那次我试了,果真管用。

可这次艾条丝毫不管用。我以为女人拿艾条烤了不管用,又麻烦老张帮我烤,还是不管用。这种疙瘩越抓越痒,不抓也痒。痒到寝食不安,怀疑人生。

我上网查了,这不是蚊子咬了,这种东西叫槟榔虫。 是当地一种小咬。它比一般的蚊子小,喜欢集体作战。它还有个名字叫蠓虫。这种玩意应该冬天少有,不然上次我冬天来就领教了。也或许那次来我还年轻。难道槟榔虫对人还有年龄歧视?

我又查了查,这虫子还真是三月份最多。三月份槟榔开花,这虫子也开始猖獗,故称之为槟榔虫。不过,叫蠓虫好像更准确一点。不管叫什么吧,咬了让人如此难受,就算它叫蒙娜丽莎,我也恨死它了!

我去药店买了药膏,以为从此找到解药。在药店拿到药膏排队付款时,我顾不上矜持,打开药膏提起裤角一顿涂抹。当时,有一丝清凉从脚底袭来,我以为从此脱离苦海。于是愉快地结账,满心欢喜离开。

只不过一千多步的距离,我以为能慢慢感受从痒到不痒。可一千多步走完,我进了电梯,进了房门,我洗了手,喝了水,依然没有等到奇迹出现。

药膏不管用,艾灸不管用,抓了还痒,破皮还痒。我竟拿它没有办法!

我天生不信邪的性格驱使我再次下楼。我在园区里游荡,我试图找一个当地人,问问他们遭遇这种叮咬时如何处理。可惜园区里都是南腔北调的外地人,我观察他们的脚踝。十有八九有大大小小的疙瘩。他们应该来的久了,跟这些坏东西早已混熟。看他们从容不迫的样子,应该早已获得优待。而我,是晚来的一批,跟这里的所有一切都不熟悉。显而易见的东西不敢欺负我,却栽在这些不被重视的东西手里。

我想到门卫,他应该是当地人。我快步过去,让人看我又红又肿的脚踝。问他被这种东西咬了都怎么处理。门卫笑了,说他不知道,他没被咬过。

我无比失望,无比绝望,又无比气不打一处来。但我还是跟他说了谢谢离开。

看来被我猜中了,这东西就是欺负生人。

回家后我继续网上找办法。一看抖音,才知道这是大部分来海南的人都有的遭遇。抖音上那一张张可怕的图片,犹如一部部血泪史。

没有特效药,没有好办法。有人说用浓盐水涂抹,我试了,管点用。也有说肥皂洗的,我没试。药膏有一堆名字,拉倒吧,我也懒得去试了。

当我在深夜里写着这些文字,耳边传来老张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我再次体会到了没有完全的感同身受这句话。这世界上,我无法让谁完全体会我的痛,也无法让谁完全体会我的痒。这种恨不得把某一处抠出来扔掉的痒,比恨还难受,跟想念类似,跟想而不得相似度极高。

我跟我三姨视频,告诉她我被她口中的蚊子咬了。我三姨在视频那头笑了。笑容里,有种被她言中的骄傲,有种幸亏没去的喜悦,但不是幸灾乐祸。

我的小朋友说:无论多美的风景,都有其不堪忍受的事物或是人。小到一条街,一个社区。大到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也都是如此。

我觉得他说得极有道理。在我还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时,我决定离开海南。这跟离开一个高富帅却伤害我的男人一个道理。

  • 特别声明:本文由 股票学习网 整理发布,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炒股需谨慎!
  • 文章链接:https://www.gupjy.com/25361.html

发表评论